博创历史网,最与众不同的中国历史!
当前位置: 中亿财经网 > 宋朝 >

揭秘:李师师和燕青的关系

时间:2014-07-03 12:59来源:中亿财经网作者:羽冰点击:
李师师作为四大名妓之一,他除了迷倒了宋微宗,也同时俘虏了梁山泊的好汉浪子燕青、宋朝的名词人周邦彦,可以说李师师是幸运的。因为,在从古至今的女子中,还没有一个,能同时挽住皇帝、侠客和文人的手臂。

  作为宋朝皇帝的宋徽宗赵佶,无疑是和李师师走得最近的。另外,一个是梁山泊的好汉浪子燕青,一个则是宋朝的名词人周邦彦??梢运翟诶钍κΦ纳砼?,既围绕着官方文化,也围绕着平民文化。这样就促成了李师师本身独特的文化背景。
 

  赵佶是一个无能的统治者,他宠信蔡中、童贯,过了二十五年荒淫腐败的皇帝生活,最终死在了耻辱的俘虏浪途中。他喜欢诗词,但他的词作很平庸,作为官方文化的代表,他抛弃军国大事不理,而沉溺于李师师的软玉温香中,本身便是北宋灭亡的标志。作为下层女子的李师师,自然也不敢对作为当朝统治者的皇帝有丝毫反对,只能与他“同床异梦”。既然如此,那么多一个燕青来搅局也就似乎在情理之中了。
 

  与赵佶相比,燕青则是当时最下层民众的代表,他先是大明府卢员外的仆人,一身花刺,“更兼吹得弹得,唱得舞得,拆白道字,顶真续麻,无有不能,无有不会”;后是梁山泊的好汉,人称“浪子燕青”。据施耐庵先生的《水浒传》记载,此人乃天巧星转世,梁山泊排名三十六位,扑术是天下扬名,泰安州曾打败了擎天柱任原??晌绞俏奈淙?。燕青与李师师的交往,理由要比赵佶的堂而皇之的多,那是为了梁山泊招安,那是为了精忠报国,是无可比拟的大事。如果说,赵佶是一个荒淫的统治者,周邦彦是一个咬文嚼字的酸文人,那么,燕青就是一个舍己为人的平民英雄。
 

  李师师和周邦彦的交往,既不是和赵佶那样赤裸裸的肉体交易,也不是和燕青那样带这些江湖儿女的侠骨柔情,而是更多的有“学术交流”的意义。周邦彦才华横溢,李师师亦非泛泛之辈,而且两个人一个精词,一个工曲,一写一演,一唱一和,有道是“日久生情”。古有司马相如与卓文君,又怎么能肯定周先生与李女士不来点儿爱情滋生呢?
 

  因此,李师师的爱情把历史文化、侠义文化和宋词文化连在了一起。最后,李师师是当了皇上的情人,还是当了词家的爱妾,抑或是浪子的压寨夫人,这个问题竟缠绕了我的心神。
 

  然后,可以排除的是周邦彦。宋代张端义的《贵耳集》中说周邦彦和李师师相好,得罪了宋徽宗,被迫离开京华,还留了一句“沉思前事,似梦里,泪暗滴”来总结自己的这次爱情经历。据说,有一首《风流子》也是抒写了周邦彦对李师师的相思至深。也就是说,周邦彦最终也没能拥有李师师。其实,无论周邦彦是否离开京华,他与李师师的爱情纵能开花,也不可能结果。周邦彦生于1056年,卒于1121年,生平事迹较详细,他历任太学正、庐州教授,徽宗时为徽猷阁侍制,提举大晟府??杉?,他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,试问,一个深明孔孟之道的儒子,怎会娶一个妓女为妻?而且,从史书的资料中我们也能知道,周邦彦的后来生活,也确实和李师师没有多大关系。
 

  其实,燕青也是可以排除的。在《水浒传》的后面,罗贯中一直是以鄙夷的目光描写燕青和李师师的交往,所以,燕青在功成之后,“收拾一担金银,竟不知投何处去了”。两个人的故事,便无疾而终。而同时,燕青也是可以不被排除的。因为,燕青和李师师都是下层群众的代表,两个人都是在历史上恍惚而过——燕青跟着宋江,李师师挽着赵佶和周邦彦,这样的两个人为什么不能像电视剧的情节一样,孤舟箫韵,江湖飘篷呢?可惜,这样的看法,未免牵强,未免太罗曼蒂克,未免太一相情愿了。
 

  李师师最后也没有融入了北宋的任何一种文化,相反的,倒是她成了北宋文化的归宿。岳飞挺枪高歌,“抬望眼,仰天长叹,壮怀激烈”;苏东坡扁舟赤壁,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;辛弃疾壮志难酬,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。作为宋朝文化的集中代表的“宋词”在山河破碎的南宋,终于开始了它的豪迈和奔放。
 

  而在北宋时,宋词的主要风格,只是叙述羁旅情爱的婉约风格。
 

  曾朗诵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范仲淹留下的却是一句“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”;立志革新的政治家王安石唯只能徘徊于仕与隐、进与退的行廊里,一边“梦阑时,酒醒后,思量着”?;蛐?,他们的行情万丈已经被铭入碑册,但他们的一丝游叹都被流传民间。文人墨客记住的,是他们附在“杨柳岸,晓风残月”后的一阵文化骚乱。在李师师的歌与乐之间,他们的词作从黄河渗入西湖,由着千百年动荡的车马,载到了私塾先生的启蒙课本里,然后,再到二十一世纪的黑板上。
 

  岳阳楼沉默了,《清明上河图》沉默了,而中国文化没有沉默,他还在沸腾,还在奔涌。北宋,那座威武的汴京城,在女真族的马蹄声中,轰然倒塌。随着赵构在杭州城的一声哀号,北宋文化彻底的崩溃了。
 

  李清照给了北宋文化一个空格,李师师便抱着她的琴瑟为它画上了一个句号——一个让宗泽、岳飞、韩世忠都无可奈何的句号。赵佶踏着这个句号走向了死亡,燕青踏着这个句号走向了江湖,周邦彦则没有触到这个句号。李师师终是死了,是死在历史的角落里,是死在了金朝的兵戈丛中,还是燕青的怀里,已不得而知。
文章作者:羽冰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hongyicaijing.com/songchao/14423.html
版权为博创历史网所有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!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