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创历史网,最与众不同的中国历史!
当前位置: 中亿财经网 > 民国 >

柯庆施的子女:女儿回忆录

时间:2012-07-12 21:05来源:中亿财经网作者:羽冰点击:
柯庆施,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自文革以后,柯庆施在政治上的名声不好,而柯庆施的下场竟是在65年猝死,那么作为柯庆施的后人,女儿眼中的柯庆施究竟是怎样的呢?

  柯庆施,安徽歙县人,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“文革”以后,柯庆施在政治上的名声不好,最主要的一个缘由是盛传“柯庆施支持对《海瑞罢官》的批判”。而柯庆施的下场竟是在65年猝死,那么作为柯庆施的后人,女儿眼中的柯庆施究竟是怎样的呢?


毛主席与爸爸
  妈妈常对我说:“你爸爸的嘴太严。”爸爸说话一贯谨慎,在家里从不谈论工作,从不议论上级、同事与部下。毛主席到上海的事,他也从不告诉家人。

 
  友谊电影院位于中苏友好大厦北侧。我和妈妈在冷气开放的剧场的右侧边就座,神奇华丽的顶灯在进行灯光表演,忽明忽暗、忽红忽蓝、绚丽多姿。显然,是在等待重要的客人。忽然,后面的观众站了起来,接着全场观众们都起立热烈地鼓掌。我看清与爸爸并肩步入剧场的、身材同样高大魁梧的那位重要客人是毛主席。这是在我记忆中的首次见到毛主席。从小就会唱:“东方红,太阳升,中国出了个毛泽东。他为人民谋幸福,他是人民的大救星。”全场观众激动的气氛,也深深地感染了我。


  灯光转暗,戏要开演了。秦叔叔走来说,爸爸要找我过去。我走到毛主席的座位前,在他身旁就座的爸爸见我激动地说不出话来,便微笑地说:“给毛伯伯行礼。”我轻声说:“毛伯伯好!”并向他行礼。   毛主席慈祥地向我微笑,亲切地握住了我的手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几岁了?”


  那晚演出的是什么戏,一无所知。事隔十几年后,遇到市委招待处的一位职工,他又向我提起那晚的事,说大家当时谁也不在看戏,一心只想多看看毛主席,所以连我去向毛主席问候那一小会儿功夫的事也看在眼里。1957年,毛泽东在柯庆施陪同视察我熟悉敬爱的周恩来伯伯



  我初次见到周恩来伯伯是在八、九岁时。那天在上海中苏友好大厦的友谊电影院演出淮剧,我坐在周伯伯身边观看演出。他和蔼地问我:“你能听懂扬州话吗?”我告诉周伯伯,我从小就能听懂,因为家里的保姆就是扬州人。


  周伯伯告诉我,他的家乡在江苏淮安,位于长江以北,淮剧是家乡戏,他从小就喜欢看。由于是冬季,也由于紧张,我的手冰凉。周伯伯关切的握住我的手,问我是不是觉得冷?周伯伯把我的手握在他温暖的手心中。

 
  剧场休息之后,周伯伯又回到我的身边。我替他把座椅翻下,请他就坐。周伯伯对个小女孩郑重地说“谢谢!”我从此学会这句礼貌用浯,对所有帮助过我的人,不论长幼尊卑都不忘记说这句周伯伯教我的话。


  一次,爸爸在北京参加中央工作会议,妈妈带我和小妹随行。过春节时,邓妈妈请我们女士们去中南海的家中吃饭。北京饭店离中南海很近,乘车不一会儿就到了。车子驶进中南海,在一座院落的门外停下来。这就是建于清朝宣统年间的西花厅。西花厅是座老式的四台院,邓妈妈站在门前正在等候我们。周伯伯家的客厅不大,木结构的窗前摆着一套沙发,立式灯的灯罩上挂着一长串彩色的纸鹤。邓妈妈告诉初次见到纸鹤的我:“这是日本友人送给周伯伯的。日本有用纸鹤祝福的民俗。”  


  周伯伯回家了,他说不能陪我们吃饭,一会儿还要宴请外宾。他坐在沙发上稍事休息,我把刚用糖纸折成的小扇子、跳舞的小娃娃、长颈鹿等拿给他看。周伯伯小心翼翼地接过来,将这些小东西在茶几上摆成一排,然后边看边微笑地点点头:“不错,物尽其用,把原本要丢掉的东西做成了工艺品。”

 
  邓妈妈的家宴是四菜一汤,我最爱吃的是玉米面做的小窝头。饭后邓妈妈带我们参观周伯伯的办公室。书柜里的两张黑白老照片使我驻足。一张是邓妈妈搂着毛泽东主席的女儿李讷的合影,两位都是一脸甜美的微笑。一张是周伯伯与邓妈妈早年的合影,照片中的他们很年轻很英俊,在草地上相拥而左,幸福的神情令人羡慕,令人感动。邓妈妈见我久久地注视这张洋溢着美妙青春气息的照片,笑着说:“这长照片太解放了!”  


  邓妈妈送我一本莫斯科风光摄影集,说:“听说你喜欢摄影。“”我那时正拜上海的摄影师徐大刚为师,学习冲洗放大照片。邓妈妈待人周到又细心!


   妈妈从来不参加爸爸的外事活动。有些外宾不禁询问:“柯市长有没有夫人?”不出头露面,是妈妈一贯的作风。直到1963年1月,周伯伯亲自做妈妈的工作,要求她以上海市长夫人的身份,参加对锡兰总理西丽玛沃·班达拉奈克夫人的国宾接待工作。从此,妈妈开始陪同爸爸接待来沪的外宾,大多是党宾,一般不公开报道这些外宾的来访,如印尼代表团。妈妈对她参加外事话动,只有一个要求:不要在报纸上刊登她的名字。这个要求得到周伯伯的批准。


  60年代初,爸爸的身体不大好以后,妈妈有时陪同他去外地开会或视察工作。因我是家中长女,虽然年少,蚂妈还是把管理家庭财务的事情交给了我。我也就学着妈妈的样子当起家来。比如,每晚跟炊事员叔叔商量明天买些什么菜,每周结算伙食账等等。爸爸妈妈出差回来,发现妈妈交给我过日子的钱不仅没有超支,还有节余。周伯伯到上海听说之后,高兴地表扬我年纪不大就学会当家过日子了。
文章作者:羽冰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hongyicaijing.com/a/minguo/14004.html
版权为博创历史网所有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!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